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星空

风雨之中,星空之下,飞向更高更远!

 
 
 

日志

 
 

陈志耀维护合法权益上诉状  

2010-10-06 16: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  诉  人:陈志耀,男,78岁,汉族,上海远洋公司离休干部

                  住上海市杨柳青路735弄1号1207室。

被上 诉 人: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

                   住  址:上海市大渡河路1895号

                   法定代表人:韩力鸣。

原审第三人:陈艺林,女,17(现已18周岁),汉族,学生

                   住上海市普陀区胶州路1155弄16号501室(系张悦芳自购产权房)。

法定代理人:陈群鸣,男,51岁,汉族

                   住上海市普陀区曹杨八村43号9室。

法定代理人:张悦芳,女,47岁,汉族

                   住上海市杨浦区殷行二村31号602室(系张悦芳自有产权房)。

上诉请求:

上诉人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0)普行初字第50号《行政判决书》,特提起上诉,请求:

1、撤销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0)普行初字第50号《行政判决书》,依法径行改判或发回重审;

2、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


一、根据《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第15条第2、5两款和第37条及《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第27条第1款第4项的规定,上诉人有权要求第三人将户口迁出,第三人及其监护人也有将第三人户口从上诉人户口簿上迁出的法定义务,被上诉人作出的撤销户口迁移登记的决定侵犯了上诉人的上述权利。

第三人的户口一直随其父亲陈群鸣落户在上诉人自有住房中。上诉人为了不再与第三人及其监护人陈群鸣父女继续共同居住,上诉人曾经先后于1999年4月、2003年11月两次给陈群鸣购买产权房,让其父女搬走,并两次实际迁出户口。根据《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第15条第2、5两款和第37条规定,依照当时有效的《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第27条第1款第4项的规定,第三人及其父亲陈群鸣的户口就应当及时迁出。拒不迁出的,老年人可书面向公安机关提出申请,予以强制迁移户口。这说明第三人及其父亲陈群鸣有将户口迁出的法定义务,不存在一审判决所说的要征得第三人抚养人张悦芳同意的问题,一审法院适用《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第18条第2款认定第三人户口迁移应由张悦芳行使是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要求陈群鸣、第三人迁出户口的事实有公证书、关于父子分房的协议书、陈群鸣陈述的情况说明、房屋产权证、户口本等证据证明,且在代理词中阐述得很清楚。


二、被上诉人于2010年2月23日作出的撤销户口迁移登记的决定,是与被上诉人2009年4月3日作出的撤销户口事项处理决定(已被行政复议决定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所撤销)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28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5条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4条的规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在本案中,前后两个撤销决定所依据的主要事实都是第三人父亲陈群鸣将其自己及第三人户口从上诉人户口簿上迁至陈群鸣住所地的事实,所依据的主要证据都是《常住人口登记表》;2009年1月13日,对陈群鸣所作的《询问笔录》;2009年3月2日,对陈志耀所作的《询问笔录》(见一审判决书第3页第6- 8行),两个具体行政行为的结果都是撤销2004年2月2日的户口迁移登记。虽然被上诉人作出前一行为的理由是“陈群鸣在申办第三人陈艺林户口迁移事项中有违背事实、弄虚作假的行为”;而作出后一行为的理由是“事实认定不清”,但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两个行为的理由基本相同,都是指“登记机关在办理户口迁移登记时认定事实不清”。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构成滥用职权,应予撤销。

由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理由叙述不完备,致使上诉人在起诉状中根本无从说理,显然严重阻碍了上诉人救济权利的实现。一审判《行政决书》中所谓用于支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理由在行政程序中从未提过。上诉人认为,本案并非《公安机关内部执法监督工作规定》第12条规定的有关国家机关交办的案件或者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2004年2月2日,被上诉人于作出的户口迁移登记是根据第三人的申请(由其监护人陈群鸣代理)作出,既不损害第三人权益,也不损害公共利益,第三人陈艺林依然享有在任何时候将自己户口迁往他处的权利。事隔六年之后,被上诉人仅仅根据权益并未受影响的第三人的请求(由第三人的监护人张悦芳代理),就撤销该户口迁移登记,根本不考虑上诉人权益受到严重侵犯的情况,不向上诉人说明理由,听取上诉人的陈述和申辩。在上诉人坚决不同意情况下,就暗箱操作将第三人户口空挂在上诉人户籍档案中,严重侵犯了上诉人的权利,破坏了现有法律关系的稳定性,使我国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时效制度形同虚设,显然已经背离了法律授予公安机关撤销权之目的,构成滥用职权,对家庭内部矛盾的非法干预。

此外,本案肇始于第三人的两个监护人之间对第三人户口迁移问题存在不同的认识,上诉人在《行政起诉状》已经列明第三人的两个监护人。但是,一审法院在开庭时却让已经出席法庭的陈群鸣坐到了旁听席,非法剥夺了陈群鸣作为第三人法定代理人参加诉讼的权利,显然不利于案件的公正审理。庭审结束以后,第三人的监护人陈群鸣在无奈之下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关于户口迁移的陈述》;被上诉人于2010年2月23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后,又于2010年2月24日对第三人陈艺林及其母亲张悦芳补作询问笔录(见一审判决书第2页),并以此作为撤销决定的依据,明显违反法定程序。

综上所述,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0)普行初字第50号《行政判决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特提起上诉,请求贵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撤销原判,依法径行改判或发回重审。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陈志耀

 

                (签字)

 

                      二〇一〇年九月三十日

 

 

 

附件:

1、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一审(2010)普行初字第50号《行政判决书》1份;

2、上诉人在一审的《行政起诉状》1份;

3、上诉人律师在一审的《代理词》1份;

4、第三人监护人陈群鸣《陈述》1份;

5、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9)沪二中性中字第318号《行政判决书》。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